1. 商业新视界首页
  2. 新消费

跨境电商“扛”疫:商品脱销,物流遇障

节后各行各业开始陆续复工,跨境电商从业者们却有着各自的难处。

除夕回家前,没人知道这个春节假期会这么长。从1月23日新型冠状病毒爆发至今,疫情不断发展,各大公司的复工时间不断推迟。

从零售业、餐饮业、旅游业、汽车产业到制造业,毫无准备的各行各业,受到了巨大冲击。对出海企业来说,疫情也让跨境电商公司或多或少陷入货物短缺、盈利减少等境地中。

为此,志象网(The Passage)与8名跨境电商、跨境贸易的从业者取得了联系,了解到了他们目前面临的难题。

收入减少,成本增加

印度的S2B2C平台Milmila上有超1万户当地卖家进驻,疫情期间,据Milmila 的联合创始人郑化义推测,商户们的销量会比往年同期减少20%至30%。

疫情期内,国内供应链端遭到冲击,员工、交通、上游供应链延期复工,供应商难以恢复全产能生产;工厂订单集中爆发并遭受挤压,国内物流运输面临极大考验。郑化义预测,国内供应链恢复到正轨的时间可能会推迟至五月底。

各种因素带来的影响转嫁到跨境电商身上,会导致跨境电商的时间成本、采购成本、库存成本、履约成本大幅增加。

郑化义解释称,由于其他渠道的订单挤占,工厂更愿意接大订单,会迫使跨境电商增加货物的起订量,导致库存成本增加;在印度的销售端方面,因成本提高,成本转化到客户身上,物品价格上涨,会导致跨境电商的履约成本提高。

但在郑化义看来,虽然疫情短期内会对跨境电商的销售带来冲击,“长远来说,跨境电商获得了一个好机会,进行从供应链端到销售履约端的优化调整。从以价换量到优化服务的升级、细心耕耘产品质量和周边服务的卖家可以更好地生存下来。”

苦等复工

“目前公司的库存大概还能支撑一个月。”

孙承(化名)在印度的一家跨境电商公司工作,主要做手机周边商线产品业务,产品主要在印度亚马逊、Flipkart等电商平台上销售。在春节之前,孙承公司销售的不少热卖款产品就已脱销。

本指望农历春节后,国内工厂恢复生产补上货品,但受疫情影响,国内开工一直延迟。“目前公司的库存大概还能支撑一个月”,孙承告诉志象网,从年前到现在,工厂积压了大量订单,加上工人未必能够全数复工,生产进度受到了严重影响。

孙承表示,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和工厂协调,把供应原料尽早准备好,将公司的订单排在前面去生产,但估计其他的卖家也是同样心态。

2月10日,孙承当天一直在联系深圳和广州的工厂。很多工厂申请复工要报备,时间可能要拖到2月15日之后。其中有一些工厂还联系不上,“可能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复工,没办法回复吧。”

Alex主要在印度亚马逊等平台上做消费品类业务。同孙承一样,Alex最担心的也是何时能够恢复正常的生产供应,若工厂不能及时复工,商品供应很难保证。

”大多供应商预计会延迟一周到两周才能开工“,Alex告诉志象网,“等到工厂开工、备货、货物到仓库,还需要半个月至一个月的时间。“

与Alex所在公司合作的深圳工厂表示可以在2月10日复工,但工厂复工需要申请并满足审批条件,大多数不符合条件的工厂只能延迟开工。

对于钢铁类跨境交易平台来说,钢铁猫的主要客户集中在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。钢铁猫的CEO孙树祥告诉志象网,“疫情时期,大部分地区的中小型钢铁工厂全面停工,这对海外用户的交货情况影响比较严重。”

在复工时间不确定的情况下,跨国贸易的供应商也难逃亏损境地。

汪辉是东莞市瑞盟手袋有限公司的总经理,公司产品的出口地是美国,他告诉志象网,因为疫情影响,现在客户的订单交付全部延期。

谈到近期的生产速度和亏损状况,汪辉坦言,“亏损严重,基本没有什么效率。” 倘若疫情能在2月底得到基本控制,公司亏损的状态应该就可以控制在2、3月份。

汪辉称告诉志象网(The Passage),目前复工的员工只占三成。从农村到火车站这段路程,没有私家车是不能通行的,加上封路封村,复工率很低。

这导致了公司积压了价值约100万美金的订单,仅靠三成员工,离完成所有订单仍有一段距离。汪辉判断,假如疫情能在2月底得到基本控制,预计订单会比正常的交付期推迟三周左右。

与此同时,上游产业链没能恢复生产也是一个大问题。公司目前严重依靠之前的库存原材料,如果上游产业链迟迟不开工,新订单的制作就会很紧张。

据东莞市公安局微信号发布的信息显示,截至2月10日晚上,东莞市累计开工复工的企业有4491家,其中制造业占比79.54%。但据汪辉了解,能恢复正常生产进度的工厂并不是很多。

物流卡关

作为跨境贸易中的一环,跨境物流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。

Aaron(化名)的跨境电商公司在印度做商务背包和智能家居业务,疫情之下,对于公司的备货情况,Aaron并不十分担心,公司以往就会在春节前多备些货,这次也是提前备出了一个月的货,“基本问题不大。”

虽然对备货量没有什么担忧,但Aaron觉得工厂复工后,对跨境电商来说,物流这关或许会成为一个问题。

从总公司深圳到印度,电子产品需要从香港空运发出,Aaron担心香港会对大陆关闭货物通道,香港至印度的这一段航程又是否可以正常运输。至于印度海关是否会减缓产品放行速度,Aaron认为,只要能够放行,其他的都问题不大。

比起这些,Aaron更担心的是,印度民众对疫情期中国产品的接受度,以及印度政府未来是否会以中国疫区为名恶意征收关税等。

Griffin的跨境电商公司,也以印度亚马逊为主要平台。因为公司在印度有海外仓库,同Aaron一样,Griffin的公司在印度的库存可供销售一个月,如果疫情持续发展,工期延误可能会为公司带来断货的潜在危险。

据Griffin了解,有现货的供应商会在近期复工,将货物发出。但在江浙等疫情严重地区,物流情况难以预测。

更为重要的是空运、清关等事项仍不明朗。目前飞往印度的直飞航班取消,长此以往,对空运舱位资源是一种挑战;在货物清关上,尚不知晓印度是否会出台新政策。

ALLJOY(全和悦)主要做中印跨境电商物流服务。公司创始人林世豪表示,对于ALLJOY来说,春节过后的物流高峰并未如期而至,反之是国际航班减少、航班运费至少增加了25%等难题迎面而来。

因为公司并未调整和客户之间的结算价,林世豪告诉志象网(The Passage),“经营压力增大,可以预见2、3月份会出现经营亏损,节后的运输高峰恐怕也要推迟到4月份才会出现。”

林世豪注意到,公司服务的5000家客户当中,除了大公司和自己做品牌的公司有一些库存,规模较小的跨境电商的发货量已经开始减少。但在印度,即使规模较大的跨境电商公司,库存也不足以支撑到3月底。

对于跨境电商公司担心的清关问题,林世豪表示,“目前海关事务正常,后续正常运行还是比较乐观的,不会有效率降低的预判。”

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的孙承、Aaron为化名

本文转载自志象网 ,仅供学习和交流,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,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,本文观点不代表商业新视界立场。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涉版权或来源标注有误,请及时和我们取得联系,我们将迅速处理,谢谢!

联系我们

400-800-8888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admin@example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QR code